【羡澄羡】剁手!

双十一都他妈过去了我这个聪明的小脑瓜子才想出一个沙雕文hhhʘᴗʘ


“魏无羡!你不是说没问题的吗?你不是说你能控制得住的吗?”


魏无羡哭哭唧唧的,手里却不停的下订单,江澄更来气了,卧槽魏无羡我他妈早该把你手机里的淘宝卸了!呸!应该把你手机摔了!再把你手指头都剁了!这下好了,下个月和大下个月都要吃土了。


【羡澄】关于情人节

    

  #拆原配警告 占tag致歉

    

  #人物原创归亲妈 ooc归我

  

  #标题已经写好cp了再有人不小心戳进来就不怪我了

  

  # 现代向,小江生日快乐吖

  

  # emmm……可能以后会补个车……?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

  “我操操操!五杀!”

  

  “魏婴!你他妈又抽什么风?”

  

  江澄正在写最近要新发布的新歌,正在专心的作曲,被魏婴这么嚎一嗓子,心情立马就没了,脏话都飙出来了:“魏婴!我他妈告诉你,你玩游戏就玩游戏,别他妈打扰老子,信不信老子打折你腿!”

  

  魏婴被江澄这么一吼,顿时蔫了,只得暗搓搓的对正在观看他直播的粉丝小声道:“咳……那啥,这是我媳妇儿,脾气有点大。”

  

  魏婴委屈的很,今天明明是情人节,可自家宝贝日常沉迷于工作无法自拔,天知道他为了这个情人节制定了多少计划啊啊啊!!!

  

  【woc!老祖有媳妇儿了!(媳妇居然还是男的)可喜可贺!】

  

  【可喜可贺(嘤嘤嘤老祖果然喜欢男人)】

  

  【哇哦,小哥哥声音好好听啊![花痴]】

  

  魏婴自豪的很,那是,自家媳妇儿声音9好听的很,不过魏婴最想念的还是自家媳妇儿小时候的声音,嗯,软软萌萌的,超可爱!

  

  【老祖你可要小心了,老祖夫人刚才说要打断你的“腿”[滑稽]】

  

  【hhh楼上能不能别秀了?[猥琐]】

  

  【楼上从来都是优秀的[羡慕][猥琐]】

  

  魏婴对这些粉丝有些无奈,却又不禁想起了上次江澄要打折他“腿”时的场景,嗯……原因是什么呢……

  

  哦,想起来了,江澄这人也太小心眼了,不就是洗澡时拿“腿”蹭了蹭江澄嘛,真是的,用花洒往我身上使劲浇冷水,哼!

  

  【emmm……你们都是秀儿……】

  

  【等等等等,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是情人节?】

  

  【咦咦咦?老祖和老祖夫人没过二人世界?】

  

  魏婴哼了一声,“今天我媳妇儿要工作,情人节以后补也成!”

  

  【啊!单身狗好舒爽啊!!!】

  

  【啊!单身狗好舒服啊!!!】

  

  【啊!单身狗好开心啊!!!】

  

  【咦~前面的这都是什么鬼?不是应该让老祖和夫人一起过情人节的吗?】

  

  【怎么总感觉怪怪的?】

  

  【……前面的你想要说什么?】

  

  【感觉老祖夫人的声音很耳熟?[疑惑]】

  

  【被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老祖夫人的声音有些耳熟[疑惑][疑惑][疑惑]】

  

  【嘤嘤嘤……看来你们都不是三毒的粉。】

  

  【卧槽?三三三三三毒?[星星眼]】

  

  【三毒是谁啊?别打我】

  

  【哎,三毒全名三毒圣手,古风圈知名的唱见,百度一下就好啦~~~就是可惜三毒从来不爆照】

  

  【三毒的声音好听到爆!可惜他太低调,也不参加什么漫展和演唱会,隐私又保护的特别好。根本就没人知道三毒长得什么样,我们这些可怜的粉丝只能靠着他的声音和人设形象瞎YY,嘤嘤嘤~】

  

  【不过三毒声音那么好听长得也一定好看啦!】

  

  【求老祖爆照啊!!!】

  

  【求老祖爆照啊啊!!!】

  

  “想看三毒?三毒是我的,才不能给你们看!”

  

  【hhh老祖实力宠妻!】

  

  【吹吹吹爆我三三三毒!(激动的突然结巴)】

  

  【嗯,所以说三毒和老祖有一腿?[猥琐]】

  

  【楼上你说什么呢!怎么能这么说话呢?什么叫有一腿啊?!嗯,我站老祖攻!!!】

  

  【咦?三毒不应该是攻的嘛?难道我站错cp了?[好奇]】

  

  【hhh明明就是老祖攻嘛!】

  

  【就是,三毒傲娇,老祖宠着,嗯……放开我我要去产粮!!!】

  

  【楼上快去,别忘了给我发链接![猥琐]】

  

  “咳。”魏婴清了清嗓子,虽说他知道自家宝贝的粉多,可是这么光明正大的在他的直播间里刷他媳妇,有点过分了吧。“那啥,这好歹也是我的直播间吧……?怎么就没人夸夸我?”

  

  【hhh老祖你居然吃三毒的醋!】

  

  【三毒:打折你腿!!!】

  

  【老祖:宝贝别啊,“腿”打折了就不能愉♀快♀的玩耍了哦![猥琐]】

  

  【笑容突然猥琐】

  

  【噗噗噗,你们都别秀了……[猥琐]】

  

  【我猜三毒不会让老祖上床的……[乖巧]】

  

  【这你就不对了,我们三毒哥哥最多是把老祖踢下床嘛……】

  

  嗯……没错,魏婴又想起了上次被江澄支配的恐惧,这次又是因为什么来着?哦,想起来了,因为想给睡着的江澄一个夜袭,但是为什么自家宝贝是跆拳道黑带啊啊啊啊!!!

  

  没错,不就是睡了一个星期的沙发么,也没什么,魏婴泪目。

  

  【hhh所以三毒为什么要把老祖踢下床呢?没错我就是好奇宝宝!】

  

  【emmm……当然是强吻啊![猥琐]】

  

  “喂……你们够了啊……”魏婴好气啊,为什么她们总是能勾起他的痛处?!强吻……本老祖不愿去想上次强吻的下场了……

  

  【老祖被戳中痛处了!继续继续!】

  

  【老祖!请问你和三毒什么时候去领证?九块九我包了!!![可怜][卖萌][猥琐]】

  

  【快公开!快领证!】

  

  【老祖!快和三毒去领证!】

  

  【领证加一!】

  

  【领证加二!】

  

  【领证加三!】

  

  【领证……加10086!】

  

  【emmm……楼上你破坏队形了!】

  

  魏婴喝了口可乐,对江澄道:“澄澄~她们让我们去领证~”

  

  江澄赏了魏婴一个大白眼,“闭嘴!我刚刚怎么说的?别打扰我!滚!”

  

  【hhhhhh来自三毒的断腿警告![邪笑]】

  

  【纠正你一下,是断“腿”警告!】

  

  【hhh记住了[猥琐]】

  

  【刚刚老祖叫三毒时声音好温柔啊~~~】

  

  【老祖:澄澄~~~领证~~~】

  

  【三毒:滚!】

  

  【噗噗噗,楼上你要被老祖打死了![邪笑]】

  

  【我看三毒哥哥微博里说他要出新歌了!最近正卡在作曲那里……】

  

  【对对对!大致旋律已经写完了,就差高潮部分了,超期待的说!】

  

  【我记得歌名好像是叫《愿君归》吧?嘤嘤嘤,听名字就好虐!】

  

  【哇哇哇,求老祖爆词啊啊啊!!!】

  

  【爆词是什么鬼?[眯眼笑]】

  

  “爆词啊?我问问三毒。”

  

  【老祖又要叫“澄澄”了~】

  

  “澄澄澄澄~能不能给她们说一下词?”

  

  【楼上你走开![猥琐]】

  

  江澄皱着眉,不耐烦的挥手,“随便你,别再和我说话了,赶紧滚!”

  

  【老祖:澄澄~   三毒:滚!】

  

  【噗哈哈哈哈你们是魔鬼嘛】

  

  魏婴起身,拿过放在江澄身边的稿子,看了看弹幕,道:“咳,你们还想不想听词啦?”

  

  【想想想!默默的听着[乖巧]】

  

  【老祖你快点啊!!!急不可耐!】

  

  “我开始了啊!弹幕都安静!”

  

  “你说的誓言还在心头萦绕,我身后却空无一人。”

  

  “如果是爱,为何死死相逼?”

  

  “若果是恨,为何又念念不忘?”

  

  “泪水坠落在青石板上,而你已经见不到。”

  

  “枇杷树早已亭亭如盖,故人却仍未归来。”

  

  【哇,好虐!】

  

  【好虐加一!】

  

  【呜呜呜……仅仅是念词我就快哭出来了!】

  

  【嘤嘤嘤,哭的不行,要三毒抱抱!】

  

   魏婴道:“嘤嘤怪你走开!三毒是不会抱你的!他只会抱我!”

  

  【三毒:滚!】

  

  魏婴恨得牙痒痒,这都是什么粉丝啊,除了怼他还会什么?!

  

  看着手里的稿,故作惊讶道:“咦?……原来还有段念白啊。”

  

  【……】

 

  【hhh前面说滚的那个,快回来道歉!】

  

  【老祖对不起!请你赶紧读念白!】

  

  【想听嘤嘤嘤……】

  

  魏婴挑眉,“想听嘤嘤嘤?可是我不会啊~”

  

  【不是嘤嘤嘤,我要听念白!】

  

  “都安静啊!”

  

  江澄皱眉道:“闭嘴吧你,就你不安静!”

  

  魏婴委屈的眨了眨桃花眼,也不管江澄看不看他,面对着江澄,口中念道:

  

  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”

  

  “可我等了你十三年。”

  

  “我不求别的,只求……只求你一句‘我回来了’啊……”

  

  旁边的江澄听着魏婴撕心裂肺的嚎叫,不禁一怔,一支旋律涌上心头,来不及多想,急急忙忙的将那段旋律记在纸上。

  

  “也许是前世的姻缘束缚在你我之间,可我们……终究不会再相见。”

  

  【卧槽这么虐的吗?[大哭]】

  

  【啊啊啊超虐啊但是我好想听啊啊啊!】

  

  【啊啊啊超虐啊但是好好听啊啊啊!】

  

  【啊啊啊超虐啊但是好听啊啊啊!】

  

  【↑你们都有毒……】

  

  “哎,怎么能这么虐!”魏婴叹息。不知为何,仅仅是念词就让他忍不住的想哭,就像是……曾经经历过这歌词所说的故事一般。

  

  旁边的江澄已经把旋律记在纸上,在脑海里播放了一遍,嗯,这个旋律不错,和这个词很搭。

  

  既然工作已经忙完了,那就陪陪那个傻逼吧,江澄想。

  

  “喂。”

  

  “嗯?”魏婴侧头看他,“哎哎哎?阿澄你工作完了?!”

  

  江澄站在电脑桌旁边,食指敲了敲桌子,“去不去看电影?”

  

  魏婴疯狂点头,“去去去!当然去了!”说完还瞟了眼弹幕,又甜甜的说我家宝贝邀请我看电影我当然去了。

  

  引来的是一波疯狂的弹幕。

  

  【woc!虐死单身狗了啊啊啊!】

  

  【嘤嘤嘤,老祖我讨厌你!抢了我的三毒哥哥![哭泣]】

  

  【三毒哥哥明明是我的!话说三毒哥哥你缺腿部挂件吗?】

  

  【前面的你们别不要脸了,三毒是我的!】

  

  魏婴不理她们,粗鲁的拔掉网线,勾着江澄的肩膀,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坏笑,贴近江澄淡粉色的耳朵,道:“三毒哥哥?”

  

  江澄一僵,语气嫌恶:“魏婴你要点脸,赶紧离我远点,恶不恶心。”

  

  魏婴笑嘻嘻的,“我哪里恶心了?嘴吗?恶不恶心你尝尝?”

  

  说罢,也不管江澄同不同意,扣住人家后脑勺就来一个热吻。

  

  本想着轻轻的吻完就去看电影,可江澄这几日工作忙,魏婴都好久没有碰江澄了。

  

  于是,浅吻变成了深吻,深吻又变成了深入。

  

  事后,魏婴轻咬着江澄软软的耳骨,温热的呼吸缓喷洒在江澄的绯红色的耳朵和有着红痕的脖颈上。魏婴销魂的轻咬让江澄再次颤栗起来,颤着性感好听的嗓音小声道:“魏婴,你又搞什么。”

  

  魏婴笑道:“我想搞你。”

  

  说罢又是一阵翻云覆雨。

  

  魏婴搂着熟睡的江澄,温柔的拢了拢江澄额前的碎发,在江澄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。

  

     “HappyValentine's Day! ”

  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

  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矣。


      魏婴可能不会种枇杷树,江澄也看不到亭亭如盖的枇杷树。


      但是江澄看着莲花坞里的莲花开开落落十三载,故人……也有十三载未归,他对魏婴的想念想必不必蓝忘机差。


     蓝忘机才和魏婴相处几天?


     而江澄,和魏婴朝夕相处十余年,就算谈不上爱,这种对兄弟的思念也一定不比蓝忘机少。


    若无当年,黑袍应为紫衣,道侣应为双杰,现如今,一琴一笛一双人,却有故人,空忆当年。


【澄羡澄】三毒七苦

  #拆原配警告 占tag致歉

  

  #标题已经写好了如果还有人不小心戳进来就和我没关系了

  

  #活在小江心里的魏哥

  

  #今天魏哥生日 澄羡澄什么的都是甜甜的糖 那我就来一个刀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魏无羡,你还没看清现在的局势吗?你若执意要保他们,我就保不住你。”

  “不必保我,弃了吧。”

  

  “弃了吧。告知天下,我叛逃了。今后魏无羡无论做出什么事,都与云梦江氏无关。”

  

  弃了吧……

  

  魏无羡,你可真厉害,把所有的烂摊子都扔给我了,你自己倒好,一走了之,走的可真潇洒啊!

  

  当魏无羡说出“不必保我,弃了吧”这几个字时,江澄突然想起曾经,曾经的云梦双杰,他居然傻傻的认为会走一辈子。可魏无羡却说“弃了吧,告知天下,我逃叛了”。

  

  江澄红了眼眶,妥协了,但你若回头,我一直都在……

  感情是一个开始,也是一个结局,当初分开时会撕心裂肺的难过、伤心。江澄终究没有那么云淡风轻,他有着执着,有着期待。

  

  人人都道云梦江晚吟厉害,一个人撑起了莲花坞。

  

     可没有人知道他那段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。

  

  人人都道云梦江宗主痛恨鬼修,紫电抽了鬼修无数。

  

  可没有人知道他是为什么抓鬼修。

  

  人人都道姑苏蓝忘机问灵十三载,等一不归人。

  

  如今不归人也归来了,一身黑袍,一管陈情,行侠仗义,潇洒自在。

  

  人人都道云梦江宗主心狠手辣,连他的同门师兄弟都不愿回莲花坞。

  

  魏婴,是你不愿回来,不愿回莲花坞。

  

  你若回头,我一直都在……你回头了,只是飞奔到一个和你相处了一年都不到的人怀里。

  

  你是不愿回来,回莲花坞也只是为了和那个人拜堂。

  

  魏婴,决定要走的时刻,就别再打算再回头。

  

   江澄很羡慕那些说了不爱转身就潇洒走了的人,他做不到,所以他很羡慕。

  

  说了不爱转身就走的人很潇洒,可怎样才能变得潇洒?江澄听别人说过,你要想变得潇洒,就要有最干净的眼睛,和最绝情的心。

  

  他江澄没有干净的连眼泪都没有的眼睛,也没有绝情的连喜欢的人的名字都写不下的心。

  

  三毒刻骨,三毒,为哪三毒?

  

  一为贪。

  

  贪恋父亲的一句鼓励,贪恋母亲的一个拥抱,贪恋阿姐的一个微笑,贪恋魏婴的陪伴。

  

     后来,父亲的鼓励没有了,母亲的拥抱也感受不到了,阿姐的微笑也只存在于心里面,魏婴也选择了放弃云梦双杰这个称呼,放弃了他,陪伴,也不在了。

  

  二为嗔。

  

  嗔怒魏婴害得莲花坞覆灭,嗔怒魏婴将一张符咒贴在了阿姐唯一的儿子——金凌身上,嗔怒魏婴见了狗就大喊“蓝湛救我”而不是“江澄救我”,嗔怒魏婴带着那个人回莲花坞拜堂,嗔怒魏婴和那个人联手将他打伤。

  

  一道符篆,打伤的不止是左肩,还有那颗装了父母阿姐和金凌魏婴的心,而放了魏婴的那部分心脏已经被轻飘飘的符篆狠狠地砸烂,没有伤口,只是缺失了一部分心脏而已,那块属于魏婴的位置。

  

  三为痴。

  

  痴心妄想的擦拭陈情盼望他能回来,痴心妄想的希望他能同自己一起回莲花坞像父母阿姐请罪,痴心妄想的希望若是没有当年该有多好。

  

  可那些都是妄想,痴心妄想。

  

  乌黑透亮的陈情被江澄藏了十三年,后来还给了陈情的主人。

  

  贪嗔痴为三毒,可三毒已刻骨铭心的印在江澄这个人的生命。贪、嗔、痴,戒不了,改不掉,忘不了。

  

  若能渡恶,何不渡我?

  

  佛不渡我,我自成魔。

  

  成魔,何魔?

  

  可能……是情魔吧……

  

  心中有情,望而不得,堕为情魔。

  

  佛说有七苦,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怨憎会、爱别离,求不得为七苦。

  

  世间有七苦,江澄只惧怕二苦。

  

  一为爱别离,喜欢的东西都离你而去,为爱别离之苦。

  

  二为求不得,求爱而不得,为求不得之苦。

  

  爱别离,求不得。

  

  佛不渡我,我自渡。

  

  佛不度你,我度你。

  

  可你……也已经有你的佛了……

  

  来世,愿为佛前那朵莲,清净澄澈,淤泥不染,清涟不妖。

       【END】

      

【羡澄】关于七夕

  
  #拆原配警告
  
  #羡澄爱情向警告
  
  #忘羡粉如果介意就别看啦
  
  #占tag致歉
    
  #人物原创归亲妈 ooc归我
  
  #悄咪咪的求个关注
  
  PS:现代向,原谅我欧欧希了,舅妈们不要打我。[顶锅盖逃走]  
 
  PS的PS:emmm……算是中秋贺文吧。
  新人,文笔渣,各位看官不要嫌弃。[再次顶锅盖逃走]
  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
  江澄的生日是七夕那天,小时候还经常被魏婴边摸着头边笑着说他生的真巧,据说在七夕那天牛郎织女还会在鹊桥相会呢!
  
  于是小江澄每到生日那天都会爬上桌子上坐下,小手扒在窗户上,静静地看着暗色的夜空,期待着能看到牛郎和织女。
  
  现在想想小时候还真是傻,居然信了魏婴的话。
  
  明天……就是自己生日了呢……可惜父母最近工作很忙,能给他过生日的,只有魏婴了吧……
  
  
  “想什么呐?”魏婴摸着小他半头的江澄的头,想着自家宝贝的头发手感真好!
  
  “不要摸我头!”江澄对于二人的身高差非常不满,凭什么魏婴要比他高出大半个头?不过好在他还小,还能长个,虽然已经一米八几的江澄已经不矮了,但江澄莫名的就是想要比魏婴长得高!
  
  魏婴道:“哎,摸摸头还不行吗?你小时候可是很喜欢我摸你头呢!”嘤嘤嘤,长大了还真是不可爱啊~还是小时候的澄澄可爱!
  
  江澄翻了个白眼,“现在不喜欢了,还有,不要总拿我小时候说事儿!”
  
  魏婴叹息:“唉……果然还是小时候的澄澄可爱,现在动不动就凶我……我命苦啊!”
  
  江澄怕魏婴嚎起来,连忙捂住魏婴的嘴,“把你的嘴闭上!都几点了?不怕楼上楼下来找啊?”
  
  魏婴惊道:“江澄你别吓我,咱家是一楼,楼下就是地下了,我还没活够呢!”
  
  “哼!”江澄冷哼,“就你这祸害,早点被它们带走才好呢!”
  
  魏婴笑着勾住江澄的肩膀,笑嘻嘻道:“哎,好歹我也是你哥哥啊!就这么咒我?”
  
  江澄无比嫌弃的把魏婴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挥下去,打开电脑点开了名叫《剑侠情缘》的游戏。魏婴也拿出他那骚包的电脑,调戏道:“澄澄,我记得你等级好像到v5了,要不要考虑和我结个婚?”
  
  江澄酷酷的道:“No!我不和人妖成亲!”
  
  “唉……”魏婴哭唧唧的道:“我当初玩儿女号就是为了和澄澄你成亲……结果你到嫌弃我……”
  
  江澄看魏婴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傻子,“又不是我要你玩女号你怨我干嘛?”
  
  当初江澄选择的职业是五毒,五毒的属性是木属性,金克木,魏婴为了能帮江澄克制金属性的职业,所以魏婴的职业选的是火属性的丐帮,
  
  魏婴的丐帮角色是女性,就为了和江澄结情缘,于是选了个女性角色。
  
  就是可怜了那些和魏婴组队的男孩子,以为来个漂亮的丐姐,却没想到是个人妖……
  
  对此,江澄只是冷笑一声,让魏婴学一下伪音,省的一出声把队友吓死。
  
  今天的魏婴依然用着骚断腿的丐姐,和江澄打着团战,操作着名为“夷陵老祖”的丐姐走了骚气的走位,嘴里哼着无比骚气的小曲:“天有多高~手有多骚~我就是~老丐帮~夷陵老祖骚~走位风骚~帅的抠脚~五杀系列~厉害呐~面对疾风吧!”
  
  江澄忍无可忍的踹了他一脚,“别嚎了,一天天的你烦不烦。”
  
  魏婴也不介意,仗着自己技术好,单手操作,另一只手勾着江澄的肩膀,笑道:“哎,好江澄,你就和我结个情缘吧,好在明天也是七夕,单身狗多丢人啊!”
  
  江澄“呵”了一声,“丐帮没情缘,你以为有人会要你这个打奶控奶的人妖吗?!”
  
  魏婴哭唧唧的道:“我可真命苦啊……还不是看你的毒太只能远程,我才选的近战的丐帮嘛……”
  
  江澄又狠狠踢了魏婴一脚,“滚滚滚!我是毒哥,再叫我毒太看我不打断你的腿!”
  
  江澄操作着他的角色——头上顶着“三毒圣手”的紫衣毒哥。用了招“夺命蛊”,把正在骑马的天策玩家一招打落下马,并且无法施展内功招式三秒,三秒的时间足以发生很多事,就比如头上顶着“夷陵老祖”的丐姐,一招“见龙在田”将天策玩家击飞,唐门队友“三不知”也配合极好的打了一招“追命箭”,将天策玩家还剩了将近一半的血量直接秒杀。
  
  江澄很喜欢这样的打法,一般他选组合就是两个五毒,一个丐帮,一个唐门,三个人就能把对方团灭,剩下的一个五毒就负责奶队友,完美!
  
  魏婴长叹了一声敌方太菜,随意的瞟了眼电脑,眼睛却直了,“我靠靠靠靠靠,江澄江澄,你要和我结情缘?!”
  
  江澄不耐烦的道:“赶紧的,我只是为了明天的任务,任务完成就离!”
  
  听着对方佯装嫌弃的话语,魏婴双手在键盘上飞快的打了几个字,开心的笑道:“哎!江澄,你快看消息!”
  
  “你又搞什么鬼?”江澄点开消息,看着魏婴发来的消息,一时间有点沉默,“你认真的?”
  
  魏婴说不紧张是假的,毕竟自家大宝贝是个直男,深吸了几口气,道:“当然是认真的。”
  
  江澄还是没说话,魏婴心里忐忑的要死,正在想着要是江澄拒绝了该怎么才能做回兄弟,却听江澄勾唇笑道:“准了,不过,我要在上面。”
  
  想着以后可由不得你,魏婴便高兴的答应了。
  
  不知是谁先开始的,反正两个人是相拥并且吻在一起了,两个男孩子的初吻并不是那么温柔,是粗暴,毕竟这关系到以后自己是上是下。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,二人口腔内都有着淡淡的血腥味。却意外的很甜,让人忍不住的想加深那个吻。
  
     江澄从来都比不过魏婴,无论是比什么,但是在床上,江澄……还是没赢……
  
  七夕,也叫乞巧节,有很多的情侣互相表明心意,虽然有的男女并不如意,但也总会有喜结良缘的人,就比如魏婴和江澄。
  
  哪怕在欢愉之后江澄扶着腰很生气的时候,只要想起那句“亢龙有悔,爱你无悔。”的土味情话,都会情不自禁的脸上挂起笑容来。
  
  亢龙有悔……爱你无悔……
  
  是啊……爱你从来不悔……
  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
  END之后的PS:亢龙有悔是丐帮的一个技能,不过“亢龙有悔,爱你无悔。”这两句土味情话是在《剑侠情缘手游》的公众号上看见的,这应该算是借鉴吧?突然有点不自信……(。í _ ì。)
  
  然后那个组队团战看看就好了,我个人是比较喜欢这个打法的,但是没试过……
  
  悄咪咪的说一句,能不能点个赞?~~~